【转载自法鼓山禅修天地,寄给在国外深造和工作的朋友】

学习禅坐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。最初原想改善体质、减轻关节疼痛,后来发现助益最大的地方,竟是自己心境的转变。

之前的我,面对博士论文研究、和周遭西方人的人际关系,总感到彷徨和不安,这些负面情绪常常占据了整个心思,使自己难以自在的工作和处世对人。我不快乐、不满意自己的表现,跟着关节炎也尾随而来。

自从接触禅修后,我每天持续晨坐,连出外旅游都不忘把蒲团带在身边。用得极为熟捻的默照方法,不只在打坐时提起,也用来提醒自己在工作之余、和别人对话、休息、喝水或上厕所等等,也要时时用方法观照自己的心念,觉察杂念的生起,并且不要让它「喧宾夺主」。

久而久之,自己慢慢发现,即使如今必须承担繁杂吃重的工作,却能保持头脑清楚,然后下达明确决定,并轻松达成任务。另一方面,自己的人际关系也起了转变,与外国同事已能相处融洽;即使偶尔做事态度不相合、意见不一致,但都能彼此尊重;在课业上,由于论文制作期间,自己不疾不徐、坚持到底的表现,也使指导教授对我愈加信任;在家中,禅修方法也成了我和同修间的润滑剂──不管是我们任何一方生气,我都能觉察自己的情绪反应,冷静决定是否应先回避,或是该直接将事情谈清楚。种种改变,都让我压力减小,生活更轻松。

如今我已顺利毕业,喜爱目前的研究工作,也找出关节炎的原因,并能运用禅修观念,转化自己的心念。回想学习禅坐这两年多来,获益如此不斐,除了感谢加州省会共修处的菩萨引领我进入禅修世界、感谢张举和毛靖老师深入仔细的指导,更感恩圣严师父的种种书籍,丰富了我在美国的心灵生活。最珍惜的,是母亲和同修对于我在禅修过程中,所给予的爱心关怀和支持。


(文/林靖愉(美国·加州)摘自法鼓杂志第181期2005.01.1)
創作者介紹

法鼓山新加坡护法会 读书会

Readingg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